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绝对一番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没什么比这愿望更美好了

绝对一番由第二书包(m.shubaotw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千原凛人做了一个很复杂的梦,梦里面他拍的电视剧和红白歌合战碰上了,结果收视率瞬间被碾压,红白歌合战50%,他只有0.5%,顿时急出了一头汗,拼命琢磨怎么挽回败局死里求生,但迷迷糊糊想不出办法,越想越急,最后给急醒了。
他坐在那里搂着毛毯发了一阵呆,哑然失笑——这一行是真的闹心,压力始终如附骨之疽,就连做梦都逃不掉啊!
但自己要是真和红白歌合战这种节目对上了,该怎么办呢?认命当然不行,做人永远不能服输,可以被打败,但也得给对面来下狠的……
他竟然很神经病的在那里认真思考了一阵子怎么打败红白歌合战,不过当然还是想不出头绪,然后嗅到了一股子好闻的焦香气息,不由爬起身来往厨房去了。
这幢合租的大公寓中有一个大厨房,坂泉泉水正在里面小心翼翼的烤着年糕。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是要吃年糕的,代表着在新一年中充满希望和坚韧,很多国家有这传统,只是曰本年糕通常是烤着吃的。烤好后,年糕本身只有微焦的米香味,要吃咸的就蘸酱油,要吃甜的就扔红豆汤里面——这也是千原凛人订购的年货之一,来自东京一家比较有名的和果子店,要不是关东联合电视台运营部的人帮他打了招呼,他都不一定能订得上。
现在闻闻味道,倒能说一声物有所值,最起码一烤闻起来还是挺不错的。
千原凛人倚在门上看了一会儿,坂泉泉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回头望了他一眼,瞬间就腼腆起来,不好意思背对着他,便微微侧了身,一边拿筷子翻动平底锅上的年糕,一边没话找话道:“千原老师,您醒了?”
千原凛人笑道:“没错,我醒了。”
坂泉泉水愣了愣,觉得自己说了一句蠢话,更不好意思了,赶紧换了个话题:“阿瞳这边没有烤炉,只能这么烤了,您不介意吧?”
“没关系,有吃就不错了。”千原凛人很看得开,他们其实都算没有家,那厨具不齐纯属正常现象,不能要求太高。
坂泉泉水似乎放了心,笑道:“那就好。”
千原凛人看着平底锅里的年糕慢慢正变成金黄色,想了想,感觉一直让坂泉泉水忙好像不太好,便问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坂泉泉水笑道:“不用,我以前在家里经常做这些,我自己可以的……这也不是男人该做的事,我给您准备好洗漱用具了,您去洗漱吧,顺便麻烦您把阿瞳叫起来。”
千原凛人笑着应了一声便去了。
很快,他和近卫瞳就坐到了桌边,而坂泉泉水把小红豆年糕汤和烤年糕、腌萝卜之类的都摆上了桌。
近卫瞳挺不好意思的,明明她才是主人,结果好像从头到尾全是坂泉泉水在忙,赶紧合十感谢坂泉泉水:“这个我会,应该我来做的,真是太辛苦你了。”
坂泉泉水微笑道:“没关系,谁做都一样,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口味。”
“合,肯定合!”吃白食的人是没有挑剔资格的,近卫瞳没尝就认可了,又叫了声“我开动了”就从红豆汤里捞了一大块年糕塞在了嘴里,嚼了两下就伸着脖子硬往下咽,称赞道:“确实好吃!”
千原凛人想给她后脑勺一巴掌,但守着坂泉泉水在没好意思,只能提醒道:“吃慢点!”
据说,每年新年这一天,全曰本有上百人因为吃年糕噎住要送医院急救,还有当场噎死的传闻不时出现,他可不想以后每年这一天给近卫瞳烧纸。
近卫瞳很听话的放慢了吞咽的速度,含糊道:“确实特别好吃,我们老家的年糕……说了你们可能不信,他们会在里面放虾和鱼,简直是犯罪!”
坂泉泉水掩口轻笑道:“喜欢的话,阿瞳你多吃点。”
“好,你们也吃!”近卫瞳好像永远没什么愁事,新年第一天就吧唧吧唧吃得很香,等她吃完了,抹了抹嘴就乐道:“咱们去初诣吧?我要挂绘马!”
千原凛人和坂泉泉水没意见,穿好外套就跟着她走了。
1月1日应该算是冬季了,但气温还在10摄氏度上下浮动,哪怕夜里连冰都结不了,称不上冷,千原凛人一路上看到不少全家出动去“初诣”的人,便装的有,穿着和服的也有,总之很热闹。
“初诣”这个词的意思大概是指“本年度第一次参拜”,可以去寺庙,也可以去神社,主要是为一年求个好兆头,也算是曰本新年活动的重要内容之一——曰本政府虽然强行把曰本春节指定为了公历的1月1日,但习俗没变,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而且也不一定1号就去,“初诣”只要在“松之内”期间,就是1号至7号之内完成就可以了,只是曰本法定年假就是28号到3号,所以大多数人都挤在1到3号之间来完成——年假一般企业都会延长的,法定的时间更多是为了规定加班费该支几倍。
千原凛人跟着近卫瞳和坂泉泉水像是观光一样就到了附近的一家小神社,而这家小神社也挺会做生意的,弄了个“新年祭”,其实就是露天市场,一帮临时客串的巫女在卖些“御守”、“破魔箭”之类的神社特产。
近卫瞳兴趣满满,觉得大城市就是比他们那个小渔村强,拉着坂泉泉水一个摊子一个摊子的看,还买了个风车拿着,遇到抽奖还要去试试运气,结果她什么也没抽到,坂泉泉水反而抽到了一个“搂钱耙子”挂饰——她不太喜欢,直接送给了近卫瞳,而近卫瞳把风车送给了她。
千原凛人也抽了一次奖,什么也没抽到,笑骂了一声,感觉被坑了——坂泉泉水抽到的那个耙子,感觉也就值100円的样子,算是白搭进去50円。
不过,还是挺有趣的,千原凛人游玩的兴趣更浓了。
等穿过了这个露天市场,吵闹声马上就消失了,人人表情都肃穆了不少,千原凛人他们三个在手水舍净了手漱了口,然后沿着参道一直去了拜殿。
千原凛人就是凑热闹纯观光,坂泉泉水和近卫瞳就比他诚心多了,摇了铃铛后,“二拜二拍一鞠躬”很认真,特别是坂泉泉水,好像许了一大串愿,只是千原凛人和她不熟,猜不出她许了什么,而近卫瞳就好猜多了,她肯定是希望今年能演女主角,至少也能演个女配角,基本算是在想桃子吃。
等许完了愿,投了赛钱后,他们又去抽了签。
坂泉泉水抽了张“大吉”,签意极好,表示今年事业方面极其顺遂,人生有了新的方向,算是大吉中的大吉,好得不能再好了,但近卫瞳抽了一张“大凶”,看签文的意思,是今年有大凶险,事业方面会遇到重挫,不过不要担心,凶险中孕育着大转机,过了今年就好了,以后一帆风顺。
近卫瞳看着这张签很苦恼,问道:“这该算好还是不好啊?”
用今年的倒霉换以后的顺利吗?这值不值呢!
坂泉泉水一口就咬定了,“我觉得是好签,虽然叫大凶,但不能说是坏事。”
“希望吧!”近卫瞳觉得倒霉一年能当上正式演员出大名也能接受,马上心情好转,转头向千原凛人问道:“千原老师,你抽了张什么签?”
千原凛人展开签文给她看,笑道:“凶。”
他也不知道这“凶”、“大凶”是怎么分的,他这张看起来比近卫瞳的还差劲,直接就说了,今年要格外小心,不然会遇到很糟糕的事。
坂泉泉水看了两眼,安慰道:“没关系的,千原老师,这只是在提醒你小心,你只要注意一点,过了今年就好了。”
千原凛人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不太信这个的,哪怕他莫名其妙穿越了,他还是不信这个,不过坂泉泉水也是一番好意,也没必要反驳什么。
他把签纸团了团就要扔掉,但坂泉泉水连忙抢了过来:“不要扔,咱们挂到神树上转转运。”她本来想把自己那张大吉带回去当护身符的,现在改主意了,准备和千原凛人的挂在一起,用自己的好运中和一下千原凛人的霉运。
这还是一番好意,千原凛人没意见,笑着说了声“好”,不过还是觉得无所谓——真的无所谓的,要是求神能求来收视率,他还努力个什么劲,直接把片场改神社好了,他天天带头许愿,谁不诚心他就敲死谁。
他算是不可知论者,也许真有神,但神一定顾不上管普通人的事儿,做人终归还要靠自己的!
他不太上心,但坂泉泉水挺上心的,直接拉着他们去了神树那里,而神树枝头上已经用红白两色绳子绑满了签纸。她小心寻找了片刻,找到了一个相对较空的地方,把签纸都系了上去,然后低头诚心祷告了片刻。
近卫瞳想了想,也把自己的签挂上了,低声喃喃道:“拜托别让我倒霉了,直接出现大转机就好。”
千原凛人在旁边听了,忍不住笑了,又觉得不合适,赶紧问道:“接下来咱们去哪里?”
“去挂绘马吧!”近卫瞳乐道:“我去年就挂了一块,感觉挺灵的。”
千原凛人没意见,跟着近卫瞳和坂泉泉水又到了“绘马挂”,这里像是一堵木板墙,上面已经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祈福绘马,而且还有不少人在继续往上挂,希望神明能保佑自己的愿望能实现。
千原凛人主动去买了三块绘马回来,发现这玩意沾个马字,但和马好像没什么关系,顶头的图案上画的是一个药钵子,还配有捣药锤。他把绘马分了分,近卫瞳和坂泉泉水马上兴致勃勃的写了起来,而他则先去瞧了瞧别人许了什么愿——
“请保佑米子的病能早点好起来。”
“希望奶水更充足一些。”
“拜托让俊太能主动洗澡,身体健康。”
他看了一圈有点无语了,这神社里也没个显眼的标志,近卫瞳这逗货是领着他们来了一间什么神社?感觉像是个保佑小孩子或是母婴的神明啊……
不过也行吧,反正也是凑个热闹!
他摸起了笔,想了想在上面直接写下了一句话:希望作品可以一直大卖!
写完了,他看着这行字满意的笑了笑,觉得不错,对一个电视节目制作人来说,没什么比这愿望更美好了。
新的一年,希望也能像去年一样,作品全部大卖!..

第二书包(m.shubaotw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绝对一番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hubaotwo.com